当前位置:资讯中心 > 产业资讯
澳洲山火肆虐几时休? 持续燃烧四个多月,过火面积已达一千多万公顷

发布时间:2020年01月16日 信息来源:中国环境报 责任编辑: 陈佳欣 阅读:

  

  图为维多利亚州西部的火点燃烧情况。

  

  图为被火烧伤的考拉正在接受救治。

  

  图在新南威尔士州一个城镇,消防员正在参与灭火。新华社供图

  中国环境报记者闫海超

  “伊甸园正在暗下来,黑暗将吞噬一切。”

  在科幻小说《三体》中,描述了地球走向末日的至暗时刻。但好在,小说最后还是给人们留下了一线希望:将地球所剩的最后人类,迁移至澳大利亚。澳洲,成为人类最后的圈养之地。然而现实却有些讽刺,最近4个多月来,失控的山火正在澳洲的土地上肆虐,存在于灾难电影中的恐怖画面,时常真实发生。

  自2019年9月至今,澳大利亚全国性山火已经持续4个多月,接下来的事态还有可能更糟:通常情况下,1月和2月将会迎来当地气温峰值,如此一来火情何时终结,仍未可知。

  从最新的统计数据来看,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大火过火面积达1030万公顷。而达到600万公顷时,已经是2019年巴西亚马孙雨林大火焚毁面积的2倍、2018年美国加州山火面积的6倍。

  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的最新声明更令人痛心:至今,澳大利亚丛林大火已经造成大约12.5亿只动物死亡,比之前的5亿只数据又翻了一番。

  不仅如此,日前,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指出,大火所产生的烟雾已经穿过南美洲,使得当地天空呈现一片灰色。据称,烟雾已经在1月8日左右走过了半个地球,这些烟雾至少会绕地球飘过一圈,一旦进入平流层,将给全球大气状况带来影响。

  逃离:“活着,就是一种奇迹”

  为了缓解干旱,南澳大利亚州当局决定从1月8日起,用5天时间集中扑杀大约1万头骆驼。原因是:它们喝了太多的水、排了太多的气。

  消息一出,大众哗然:“难道,要骆驼来为这场大火‘背锅’?”

  调查发现,作为入侵物种,目前数量已经超过120万只的骆驼因为“挤占”了人类生活空间,每年都在澳大利亚被有规模地进行捕杀。但本次射杀,政府给出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影响当地居民生活,而是这些到处找水喝的骆驼,每年放屁太多,会导致气候变暖。

  骆驼们无处可逃,能逃的动物,在这场大火中也少有幸免。

  网络上,一张袋鼠宝宝试图钻过铁网逃离野火却惨遭吞噬,死时双手仍在环抱站立的照片,让无数人潸然泪下。视频中,一只考拉显然已经筋疲力尽,它跑不动了,坐在那,火就在它身上干烧着……

  “谁来救救它们?”许多人在心碎中祈祷。另一些人,则进行了分享并配文:“现在,全世界都应该认真对待气候变化和动物的大规模灭绝了。”

  山火成了动植物的“催命符”。近日,澳大利亚环境部长已经发出警告,估计考拉的死亡数量将超过2万只,考拉可能会成为濒危物种。

  袋鼯、凤头鹦鹉和食蜜鸟等一大批标志性物种以及大量珍贵植被正在消失,澳洲“物种天堂”的称号或将名不副实。

  山火同样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。当地时间1月11日,遇难人数上升到28人。受影响地区的居民和游客正在想办法逃离或躲藏,各种物资急剧减少,有人称他们“在自己的国家里成了难民”。

  受山火影响,首都堪培拉空气质量急剧下降,负责灾难和紧急情况应对的澳大利亚应急管理局(EMA)已暂时关闭其堪培拉总部,重要岗位员工将迁至其他地点工作。据称,1月6日上午9点,堪培拉空气质量指数(AQI)为全球主要城市中最差。

  截至北京时间1月12日下午,发生在新南威尔士州共111处山火,仍有40处未受到控制。

  “每一个能活下来的生命,都是奇迹。”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火,越来越多的人在网络上留言:敬畏自然。

  控火:“原本可以做得更好”

  烈火灼心,“内火”终于烧到了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·莫里森的身上。“有些事,我本应处理得更好。”1月12日,“佛系救火队员”莫里森在重压之下终于承认在应对山火危机中存在失误。

  而人们对此并不买账。莫里森成为公众指责的对象。

  去年年底,就在澳大利亚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时,莫里森竟然拖家带口,赶去夏威夷过圣诞节。更有甚之,莫里森不顾26万人请愿,坚持跨年夜放烟火,并宣称,表演已经筹备了一年多,预算也已经花掉,暂时作废不如借用跨年烟花的影响力为流民筹款。

  一边在救火,一边在放烟花;一边拯救考拉,一边又在射杀骆驼。

  根据澳大利亚新闻民意调查公司1月13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,59%的受调查者不满意莫里森应对林火中的表现,莫里森的支持率大幅下跌。

  愤怒的情绪如同山火,在澳大利亚多地蔓延。不少舆论指出,山火持续燃烧暴露出澳政府应对迟缓、缺乏统筹协调等诸多问题。而背后,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消极心态更是难辞其咎。

  目前,已经约有3万人聚集在悉尼市政厅前,要求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,加快能源转型,以新能源代替化石燃料。

  然而,面对公众对于政府减排力度的质疑,莫里森否认山火“直接关联”气候变化,并坚决认为澳大利亚现在的减排政策在世界已处于领先位置,足以降低火灾风险。他认为,加大减排力度不利于本国经济发展,尤其将打击煤炭和天然气出口。此番言论,引发了公众的愤怒和国际舆论驳斥。

  温室气体减排:该何去何从?

  真相可能并非如莫里森所言。资料表明,澳大利亚人口占世界人口总数约0.3%,但温室气体排放量已经占到全球总量的1.3%,成为全球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。

  2019年12月,一份由3个气候变化研究智库共同发表的《2020年气候变化应对指数报告》指出,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在57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六。

  翻阅2015年澳大利亚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的承诺,他们曾提出:到2030年,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排放量将从2005年的水平减少26%至28%。然而,由于能源矿业持续扩大等理由,从2014年开始,澳大利亚温室气体排放量已连续第四年上升。

  澳大利亚应对气候变化的态度并不积极,直到2007年才签署《京都议定书》。虽然2016年正式签订了《巴黎协定》,但近年来澳洲政府在气候变化方面的举措却与《巴黎协定》背道而驰。在波兰卡托维茨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,澳大利亚政府不仅以沉默方式变相支持美国等4个石油生产国反对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(IPCC)报告的立场,还对美国推广煤炭产业公开站队。

  对公众而言,澳大利亚的这场持续山火,已经能够认清是在全球变暖的大背景下出现的极端高温,由此引发了极端干旱,并造成了极端山火。

  在去年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前夕,联合国就已经警告世界各国: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。然而,似乎没有多少人真正听得进去。甚至还有“在经济衰退、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大环境下,来谈环保,谈碳排放,注定是不合时宜和失败的”言论出现,但现实真的是这样吗?

  有报道称,在此次山火发生的3个月里,已经释放了约3.5亿吨二氧化碳。专家指出,吸收这些二氧化碳将需要一个世纪或更长时间。

  近十年来,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在影响着数以万计的生灵。十年前的我们如何能想到,海洋变暖会引发全球珊瑚白变;珊瑚裸尾鼠因海平面上升而灭绝,成为气候变化造成的首类哺乳动物灭绝。而这一幕幕都已悄然发生。

  澳洲山火何时消灭还未可知,但可以确定的是,这场史无前例的山火势必成为2020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焦点。届时,面对气候变化议题,是仍旧选择“隔岸观火”,还是不再佯装沉睡,有所行动?这场大火,或许会给人们以启迪。

  新闻链接

 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·利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当局已拨款约3500万美元,用于恢复动物栖息地,支持科学家、生态学家和社会组织的环境保护工作,包括制定有关恢复环境的长期计划。

  其中一半资金将拨付给国家自然保护区、医院和动物园,“准备竭尽所能恢复种群和物种”,另一半将由澳大利亚濒危物种专员萨利·博克斯管理。

  苏珊表示,长期恢复动物种群计划将首先绘制灾区地图,为幸存动物送去食物,并制定行动计划,保护它们免受猛兽袭击。

  近日,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能源与环境部长马特·基恩也宣布了一项救援行动,1月11日,在新南威尔士州的一些国家公园,空投了大约2200千克的胡萝卜、红薯,主要用于投喂当地的岩袋鼠。
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协会

联系方式:0991-4165463 0991-4165486

地址:乌鲁木齐市南湖西路215号 邮箱:xeepia@163.com

新ICP备17001017号

浙江11选5 浙江11选5